六合彩中奖网址

央視主持人敬一丹4月30日主持了最后一期《焦點訪談》欄目

時間:2015-05-02 11:48來源:環球時報-環球網 作者:秩名 點擊: 載入中...

敬一丹最后一次錄制《焦點訪談》
敬一丹最后一次錄制《焦點訪談》


  敬一丹談輿論監督難:經常走到部委門口遭拒


  “明天,就是五一了,《焦點訪談》在這里祝您,愉快!”這是央視主持人敬一丹在她最后一期《焦點訪談》欄目里說的最后一句話,說完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
  敬一丹自己曾說:早期的,1997、1998年的《焦點訪談》,是有鋒芒的,現在就變成了“你懂的”。退休之前,再談已經變成“你懂的”了的《焦點訪談》,敬一丹的答案是,“之前《焦點訪談》是一花獨放,現在是遍地開花,相對于分散了,我還真不覺得是輿論監督弱了。”


  4月27日是敬一丹60歲的生日,按照相關規定,4月30日是她退休前的最后一檔《焦點訪談》。敬一丹在提前透露這一消息時,很多網友感嘆“一個時代過去了”。


  坐落在西長安街和東三環的CCTV和平時沒有什么不同,一切運轉如常。3個星期前,這座龐大機器剛剛換了“掌門人”。


  談退休


  “《焦點訪談》是不做了,特別欄目還會參與”


  政知圈:退休后,會徹底離開“電視”嗎?


  敬一丹:這個月底(4月)30號,是我工作最后一天。《焦點訪談》是不做了,但非固定欄目、特別欄目還會參與。比如“時代楷模發布會”,我還會繼續做。《感動中國》節目,我還說讓白巖松找個新搭檔呢!等我退休了,我想先做個5年計劃,咱們國民經濟就是5年計劃的。我還需要個間隔年。


  政知圈:你會覺得退休這一天來得太突然嗎?


  敬一丹:兩年以前,我就知道會走到這一天,別人問我會不會有遺憾,會不會不舍,我是有準備的。這一年來,我在寫書時,有那樣一種滿足感,好像把一個個節目都看了、回憶了一遍,我把自己的筆記本都拿出來,有的紙張都發黃了,曲別針都上銹了,我自己沉浸在里面時,有種滿足感。我自己梳理了下,給自己一個交待,給觀眾一個交待,A型血就這樣。


  談《焦點訪談》


  “特別想看看大時代下的小孩長得怎么樣了”


  政知圈:你其實很大年齡才主持《焦點訪談》?


  敬一丹:我40歲到《焦點訪談》,我一開始沒覺得自己怎么樣,我對年齡不是特別敏感。報人在提醒我,《中國青年報》采訪我寫了專訪,起個標題叫“敬一丹—另一種中年”。另一個報人寫的《敬一丹—與年輪抗爭》,我看了之后笑了笑,我怎么與年輪抗爭了,后來我才意識到中年了。你看我的同行,白巖松、水均益、小崔,我比白巖松大13歲,我40歲時到了一個特別年輕的團隊。


  政知圈:電視節目做過的所有選題中,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?


  敬一丹:我在即將出版的《我遇到你》書中,寫了一章全是小孩,題目叫《草樣年華》。我一開始其實也沒有察覺,記者這一生接觸人太多了,很多人跟我說,你還采訪過我,我都忘了。就是在我梳理自己的職業生涯,梳理自己曾經的關注時,在我心里沉淀下來忘不掉的是采訪過的孩子們的小眼神、那小表情,怎么會有那么多孩子讓我念念不忘呢?


  書中的這一章全部都是弱勢群體。有一個女孩子叫楊芳,特別好看,我問她喜歡什么課,她說喜歡畫畫,看她畫的畫里,她在一幅畫上畫了藍色的竹子、藍色的熊貓。我說竹子應該是什么顏色的,她說綠色的,我說那你怎么畫藍色的,她說只有這一只圓珠筆。你說這種表達有沒有什么力量?


  我特別想回訪他們,看看大時代下的小孩長得怎么樣了,現在有什么變化,其實五年計劃我可以做這個計劃,去回訪這些我采訪過的印象深刻的人。哈,這么聊,怎么好像又回到了記者生活。


  談新聞輿論監督


  “我還真不覺得是輿論監督弱了”


  政知圈:焦點訪談輿論監督越來越弱了?


  敬一丹:是這樣的,之前焦點訪談是一花獨放,現在是遍地開花,相對于分散了,我還真不覺得是輿論監督弱了。輿論監督遍地開花時,現在人期待度也變了,你說的再給力大家還是覺得一般。


  “經常走到部委門口遭到拒絕”


  政知圈:從事輿論監督新聞,你會遇到困難嗎?


  敬一丹:經常遇到“不”、“拒絕”,經常走到部委門口遭到拒絕。沒有一個《焦點訪談》記者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的,對我就算客氣的了,看我這么大歲數了!


  談代表委員履職


  “最有價值的是辦了個節目叫《聲音》”


  政知圈:10年政協委員和5年人大代表身份對你意味著什么?


  敬一丹:我做了10年政協委員,5年人大代表,在這期間我覺得最有價值的一件事是辦了個節目叫做《聲音》,傳播他們的聲音的。2003年新聞頻道開播,我提議辦這樣一個欄目,當時中國沒有一個傳達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聲音的節目,為什么呢?因為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中有很多智者,他們的聲音是值得傳播的,你看他們的調研報告,一個小調查,那都是經過很多時間寫出來的。《聲音》就是放大弱者的聲音,傳播智者的聲音,強者的聲音不用放大,我們天天都在傳播。這個節目在當時填補了國家電視臺的節目樣式,只辦了一年。


  談同事


  “有好幾個是看我們年會才來工作的”


  政知圈:2002年的央視評論部年會外人看來,特別前衛的一件事,代表那個時代一群人,怎么準備的?


  敬一丹:你們自己想準備一個嗎?哈。我們里有些同事特別聰明,這也是一種表達,年會每次都有策劃班子。我肯定不是那個策劃班子里的,因為有比我更聰明的人。有好幾個是看我們年會才來工作的,看到的是一種關系,一種文化。


  其實,我們有個內刊叫《空談》,其中有篇文章,女編導的,《我愛水均益,我愛崔永元》,他倆太不一樣了。我那本書中也有這篇文章。文章是這么寫得:


  有一種男人,他走到你身邊,往那兒一站,什么話也不說,你突然就緊張起來,頭腦缺氧,指尖冰涼,全部的自信像散了架的木桶里的水,稀里嘩啦淌了一地。—“我為什么沒有一顆櫻桃嘴?我為什么沒有一雙丹鳳眼?我為什么沒有一段水蛇腰?”……你心里便有深深的憂傷和懊惱。


  另一種男人,他走到你身邊,往那兒一站,什么也不說,只沖你笑笑,你頓時就覺著溫暖起來,全部的自信像聽到了一聲起床號角的士兵,從各個角落里沖將出來,集合在你的心里—“我就該是這個模樣!”你因為身邊站著這樣的男人而看見天是清的,地是硬的。


  水均益是前者,崔永元是后者。


  我們的年會、我們的內刊都是這樣的,這些氣氛鬧得人歲數也大了。


  手記


  退休的敬一丹與“中年”《焦點訪談》


  《新聞聯播》后,19時38分,《焦點訪談》都會出現在中國人的熒屏上。


  在央視工作了27年的敬一丹,因為《焦點訪談》,成了在中國家喻戶曉式的人物。


  呈現在公眾眼前的敬一丹似乎并不復雜,準時出現在黃金時段的《焦點訪談》中,和娛樂圈和名利場鮮有聯系,也遠沒有她的同事兼同行崔永元、柴靜們具有話題性,當然,也沒有他們容易被人感知。


  在社交媒體時代,敬一丹沒有成為一位“意見領袖”,即使注冊了微博,她也從來沒有發聲“挑動”大眾的神經,她的私生活似乎也很少被曝光在聚光燈下。1988年加入央視后,敬一丹先后擔任《東方時空》、《焦點訪談》等名牌欄目主持人,并曾獲得過主持界最高獎項“金話筒獎”。


  在采訪中,敬一丹總會在不經意間談到自己職業和節目,新聞輿論監督似乎也是不能繞開的主題。聊到學生們提出的女性就業歧視問題時,她很自然的就說出,這個話題倒是可以做一期《焦點訪談》。


  這檔被時任總理朱镕基稱為“群眾喉舌、政府鏡鑒”的節目,創辦于1994年。《焦點訪談》曾經創造了中國新聞輿論監督的巔峰時刻,能讓貪官落馬,或許是對這檔節目最高的評價。當時節目播出第二天,一些官員就可能烏紗落地,而對這些人來說,命運就改變了。敬一丹就是這檔輿論監督新聞節目主持人。


  在央視官網上,對《焦點訪談》節目的官方定位是,時事追蹤報道,新聞背景分析,社會熱點透視,大眾話題評說。自開播以來,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、各界觀眾的廣泛關注和重視。它以深度報道為主,以輿論監督見長,是中央電視臺收視率最高的欄目之一,多次獲中國新聞界最高獎項。


  敬一丹自己曾說過:早期的,1997、1998年的《焦點訪談》,是有鋒芒的,現在就變成了“你懂的”。被記者問起《焦點訪談》作為一檔輿論監督類節目的“中年危機”,敬一丹的回答是這樣的:“之前焦點訪談是一花獨放,現在是遍地開花,相對于分散了,我還真不覺得是輿論監督弱了。”


  她也曾被稱為“弱勢群體代言人”。在報道東莞色情服務猖獗事件中敬一丹直言:“你可以簡單地把她們看成壞女孩,我不能。”


  “有人曾評價我你有道德的感召力,沒有票房的號召力。讓我感覺太準了:你要是有點缺點就好了,(崔永元),你要是有點缺點我可能離你近點。”在多個場合透露自己退休后可能和女兒一起去做公益的敬一丹說:“這是我最在意的一個評論。”

(責任編輯:樊玟暄)
>相關新聞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網站簡介??|? 保護隱私權??|? 免責條款??|? 廣告服務??|?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??|? 聯系我們??|? 版權聲明
隴ICP備08000781號??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??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Copyright???2010-2014?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六合彩中奖网址 重庆时时苹果app下载 单场北京单场总进球 天天彩选四跨度走势图 时时一位必中口诀 25选730期开奖结果查询 喜乐彩开奖结果 足球竞猜 大奖网app官方下载 河内五分彩app助手 快乐炸金花2.0